.

炊事班老班长和我说话时总是笑眯眯的,说是看我感觉顺眼,如是每次都多给我几块红烧排骨。

姜照更是受到过照顾,给她的饭菜总是最精细最好的。

老班长讲话了,女娃子上战场,就该受到大家伙的照顾。

对此,战士们没有异议。

我俩私下里都说老班长是个大好人。

但我此刻明白了,看走眼了!这个甘心于默默奉献的炊事班老兵,竟然是军中隐藏的大能之一。

他站在那里,巨狼就停住了动作,甚至压低了头颅,赤红狼眼死死的锁定了他,不敢随意乱动了。

它意识到了这人的危险,我甚至看到巨狼的竖瞳都在缩紧,战火中没被灼到的染血毛发也根根竖立起来,这是极限战备的意思。

老班长静静的站在那里,忽然对着巨狼勾下手,淡淡的说:“来吧。”

“轰!”

蓄势到巅峰的巨狼猛地张口,一道直径足有一米多的黑光柱向着老兵轰击过去,比之前面施展的黑光手段,这才是真正的杀招。

虎牙mm秋千上的美好清纯回忆写真

我不由色变,这一下的破坏力相当于通天初阶水准了,巨狼果然厉害。

“就这……?”

老兵说出两个字,然后,手随意的一点,一道比之黑光柱不知细了多少的青光释放出去。

“轰,轰轰!”

惊天动地大爆炸,蘑菇云腾空而起。

随着蘑菇云一道飞腾起来的,还有巨狼那长着犄角、宛似小磨坊的头颅。

狼眼中还带着不敢置信和无边惊惧。

一招,秒杀阴灵巨狼!

没了头颅的巨狼身体轰然倒地,瞬间自燃起来,化为黑烟消散在天地之间,那头颅飞腾到半空就烟消云散了。

阴灵类的存在,一旦被灭,那真是毁的干净,一点痕迹都留不下来的。

“通天境中期。”

姜照的传音入耳,我默默的点头,心头骇然:“联军之中果然卧虎藏龙,不起眼的老兵竟然是通天境中期大能,要不是亲眼所见,谁敢信?”

而我认为,第一个蹦出来解决麻烦的通天境高手,在军方大能排行榜上,一定排是在末尾的,就是那所谓的跟班小弟,真正的大佬不会轻易出现。

因着老兵施展了法术禁制,狂暴的冲击波并未释放到周边,就不会对战士们造成连带伤害,但禁制之内的战士尸体却被气化了。

一招灭了阴灵巨狼的老兵摇了摇头,忽然,回头对着我所在的方位就是一笑,然后,身形一闪,就消失不见了。

普通人看不清,但我看的清楚,这人催动了急速飞行手段,一下子就飞的没影了。

想来,炊事班的工作他做不下去了。

直到这时候,战士们才发出如雷般的欢呼声……。

阴灵巨狼被瞬杀之后,等待了许久,巨坑毫无动静。

看样子,今夜也就这样了,异界那边已经测出了这边的实力,下次再来,要么怪物的数量奇多,要么道行更高,亦或者两者一块儿?这就没准了。

打扫战场之后,我俩可以回去休息了。

避开众人,钻回物资营帐中。

盘膝打坐后,姜照忽然说:“那人,是不是早就发觉你我了?”

“你说呢?要不然,为何对你我那般友好,每次都给最好的饭菜,真以为是因着你长的美吗?”

我摊摊手,心底有些沮丧:“竟然被人识破了?这有点打击人,还不是因为道行没有恢复如初的原因,要是观则巅峰道行还在,对方绝对察觉不到异常,这我敢保证。”

“难道,我长的不够漂亮吗?”

姜照却直直的盯着我问了这么一句话。

我呼吸就是一顿,很想撬开她的脑袋看看脑回路是如何长的?这是前面那话的重点吗?

没好气的回应:“别废话,那人临走时看着我笑了一下,你觉着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你先回答我的话,我长的不够漂亮吗?”

姜照却不为所动,死脑筋的揪着一个问题不放。

我差点给她一个脑瓜崩。

“你漂亮,世界的女人中你最美行了吧?”

忍着怒意,只能顺毛捋。

“你知道就好,其实,宁鱼茹没我好看,且性子清冷,一看就不好哄。我比她可要强多了,最起码我对你够热情,对二千金也够好,是吧?”

姜照越说越远了。

我脸都黑了。

“警告你别蹬鼻子上脸,我家鱼茹比你好千万倍!她没有罪孽缠身,你却完相反,就是一蛇蝎美女,你拿啥和我家那口子比?”

姜照不屑的冷哼,就要辩驳一番。

“停,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,咱们还得商量正事呢。”

我急忙喊停。

“好,那就说正事吧,不过你记着这些话,以后我是要和你说道说道的。”

听她妥协了,我松口气,真不想和她辩论什么,没意思不说,也没有任何意义。

“姜度筒子,你是不是自我感觉太过良好了?你怎么就能确定那人临走是对你笑?对我这么个美人笑才更合理吧?每次他给我的排骨比你的要多不少呢。”

姜照很是自恋的捋了捋鬓发。

我真的想拍她了。

没说话,就那样儿怒冲冲的盯着她。

姜照不自然的放下手来,嘟着嘴说:“我这不是实话实说吗,你又不乐意听了?行,就当他回眸一笑是对你释放善意好了,但我却觉着,更大可能是在鼓励咱俩去毛遂自荐。”

她再度提起这个话茬。

我皱起眉头。

“只是一个通天中期的话,还不够份量,我需要知道军中到底有多少能人?你说,咱俩跟他开门见山的问,他会回答不?”

听我这么一说,姜照沉吟一番才说:“此等秘闻非核心层不可知,想要他告知,那你首先得混到那个位置才成,否则他不会轻易说出口的。”

“你是说,成为坐镇联军的大能团队中的一员?”

我的脸再度黑了。

要不然人家凭啥一五一十告诉你秘密呢?这可能是最高机密。”

姜照的脸上都是无可奈何。

我沉思起来。

自家的超级战斗模式一旦开启,和通天后期都能掰手腕,姜照也是一样儿的,但问题在于这是应急手法,而非常规手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