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报告总指挥,第一轮射击,我方左翼装甲、坦克部队规避及时,仅仅损失两辆步战车、十二名作战人员。”

“与此同时,我方高炮防空连,则成功击落两架蓝方武装直升机,占到了其出动总数量的10%以上。”

“蓝方的空中打击受挫,目前已经放弃了第二轮进攻,正在返回途中……”

红方指挥方舱内,听着手下一名少尉的汇报,苏七月就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和之前自己在702团的时候不同。

如今的数字化合成营,虽然在作战人数方面远逊老部队。

但是在综合作战能力方面,合成营这边是要大大优于702团。

尤其是在侦察手段、各兵种联合作战能力、信息化处理能力等方面,数字化合成营更有超出了不止一筹。

当然,合成营思路的提出和建立,本来就是为了适应信息化战争需要。

随着新武器、新装备的大量部署,对合成营战斗力的提升是很明显的。

在某些专业领域上,甚至强于师里的几个主力团。

眼下合成营在防控表现方面取得了一个开门红,也就在意料之中了。

吃货妹子吃东西的姿势好撩人

不过,虽然这第一次和蓝方的接触,己方这边占据了一定上风。

但是在苏七月看来,还是有些遗憾。

毕竟,己方的地面部队还是受到了一些损失。

倘若自己这边能得到武装直升机的支持,甚至只需要临时编一个战斗小组加入,就能抓住机会,对蓝方进行追击了。

注意到营长脸上略显惆怅的神色,首席参谋常宏亮就似乎猜到了什么。

他笑着进言道:“营长,咱们是不是和高营长那边知会一声,让他出动师侦营的无人机去侦查看看?”

常宏亮的意思,苏七月当然明白。

数字化合成营这边,虽说武装侦察排同样配备了无人机班组,但是论精锐程度,肯定和师侦营无法比拟。

此时第一轮接触之后,蓝方吃到一个不大不小的亏。

现在出动无人机侦查敌情的话,成功几率是很高的。

可问题是,一旦出动无人机,也就意味着冲锋在前的师侦营需要有一个时间来缓冲。

他们需要等到敌情反馈回来之后,再做出下一步的作战计划。

但是这在苏七月看来,速度就慢了。

按照他最初的筹谋,“闪电攻击”是自家这支联合部队在第一阶段的重点任务。

不光是621,还是544,这两处高地己方一定要第一时间突破一处。

这不是苏七月在求稳,而是想先立于不败之地。

事实上,在两处高地距离不远、互为犄角的情况下,只有拿下其中一座,才有资本和对方形成战略僵持。

说白了,就是不进则退。

一旦在第一阶段无法拿下对方一处高地,后面两天的局势,将渐渐对己方不利。

要知道,空中优势可是牢牢被特战大队所掌握呢。

有着这样的考量,苏七月就轻轻摆了摆手道:“蓝方的作战思路咱们已经大概摸清楚了。”

“开战之初这一轮空中打击未能奏效之后,他们下一步基本上是要派出地面部队进行骚扰和阻挠了。”

“既然已经算定了这点,咱们就没必要和他们按部就班,跟着他们节奏来。”

沉吟了片刻,苏七月这才抬头下令道:“传令下去,左翼装甲部队十分钟内完成集结,开始加速冲锋。”

“是!”

常宏亮应了一声,连忙过去将苏七月的指令下达下去。

背着双手看了一会实时战况,苏七月就跟着向通信排下令道:“提醒一下高营长,前方544高地外围五公里减速、展开阵型,等待主力装甲部队的支援。”

“是!”

五公里的距离,已经足够震慑住蓝方的地面部队了。

毕竟,即使是特种作战人员,从高地上往下冲,也是需要一定战略纵深。

没有足够掩体的掩护,他们很难在师侦营的装甲火力面前讨得了好。

算了算时间,从蓝方出动空中部队到现在,刚刚过去了一个半小时。

这么短的时间,高城就已经突破到了敌方阵前五公里左右。

这样的突进速度,绝对是蓝方指挥员想象不到的。

面对这样的态势,他们再想往高地下派驻特战小组进行阻挠,已经是无济于事。

思忖至此,苏七月心中暗暗松了口气。

说起来,自己设计的这个作战思路,还是有一些冒险。

假如特战大队那边不予以配备,而是在出动空中部队打击的同时,将地面部

队也派出来,那高城他们的急行军就没这么容易了。

当然,真要是这样的话,苏七月也有其他的应变方式。

但是想要迅速占据战场优势,就不大可能了。

可现在,蓝方即使觉察到什么,也无力阻止了。

……

C集团军,演习总指挥部。

看着大屏幕上快速排开阵型的师侦营5个连队,军区副参谋长刘衡不禁一阵感慨。

“红方不按常理出牌的急行军,看来是收到成效了啊!”

“是啊,副参谋长!”

军区作战部部长邓佳华感慨万千地说道,“苏七月的这个冒险,真是够大胆的。”

“面对蓝方出动了十来架武装直升机的空中打击,他竟然不管不顾,继续让师侦营的先头部队快速冲锋。”

“光是这份胆略,就让人不得不佩服啊!”

听了邓部长的感叹,集团军参谋长梁峰就笑了笑道:“七月同志的指挥水平,这是毋庸置疑。”

“最关键的是,他本身在特战旅任职过很长一段时间,对特种作战方式,可谓十分了解。”

“或许,他是看穿了特战大队这第一轮空中打击的目标,不可能是先头的师侦营,这才做出如此大胆应变吧……”

听着梁参谋长的讲述,军长高爱国就唔了一声道:“算他这次赌对了吧。”

“不过,他就算是将高城的师侦营顶到最前面,也最多是防住红方地面部队的突袭而已。”

“想要凭着眼前这点优势,就一举拿下蓝方的两个高地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高爱国说完之后,刘衡顿时一乐:“怎么,老高,你对高城就这么没信心吗?”

被副参谋长揶揄了句,高爱国就是老脸一红。

他咳嗽一声道:“不是对高城没信心,是对师侦营的火力没有信心。”

“虽然T师师侦营的1个半履带装甲车侦察连、2个轮式装甲车侦察连,都具备上高地的能力。”

“但是这上高地是有前提的,就是己方的火力掩护,必须能跟得上。”

高军长指了指屏幕上的即时画面,郑重其事地说道:“此时师侦营突前的5个连队,都是装甲侦察连。既没有反坦克炮排,也没有步兵支援火力分队。”

“在蓝方早就摆好了守势的情况下,仅凭他们现有的装甲火力支援,根本没办法撼动蓝方任何一处高地。”

听了高爱国的一番分析,会议室里的几位大佬互相看了看,都认同地点了点头。

刘衡显然也相信高爱国的判断,他释然地唔了一声,目光就转向了一直没说话的铁路。

“铁部长,特种作战你是行家里手了。如果此时换你是蓝方总指挥,你会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。”

铁路沉吟片刻,这才开声道:“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,蓝方的作战方略,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明显的失误。”

“数字化合成营在建立之初,一个主要加强的点,就是其防控能力上。特战大队的空中打击未尽全功,本就在意料之中……”

对铁路这个特战旅旅长的判断,大家当然不会有任何质疑。

梁峰微笑着点头道:“是啊,我也同意铁旅长的看法。”

“顾志飞这第一次出动空中部队,其实主要还是试探性吧。”

铁路嗯了一声,接着说道:“是的,梁参谋长。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顾大队长只是没想到红方的强行军会这么激进。”

“从应对方法上来说,他还是有不少选择的。”

“哦?比如呢?”刘衡闻言,顿时发问道。

“比如说,特战大队这边可以先按兵不动。然后选择一个合适的时间点,对红方现在的阵型进行试探性攻击。”

听着铁路的分析,邓佳华顿时恍然大悟起来。

“铁部长的意思是,蓝方可以熬到天黑,然后趁着夜色,利用特战人员强大的单兵作战能力,尝试对红方这先头部队进行切割?”

铁路应和地点了点头,接着说道:“没错!”

“现在距离天黑还有不到3小时。因为全员都有夜视装备,一旦夜幕降临,特战人员的战斗力,将大大超过红方。”

“到时候,蓝方只要派出几个战斗小组进行骚扰,就可能受到奇效。”

铁路说完之后,高军长和梁峰二人对视一眼,都有些释然。

确实,铁路说的,也是他们俩此刻所想。

作为C集团军这两年重点培养的一支部队。

特战大队无论是人员还是装备,在整个集团军都是第一优先级别。

至于数字化合成营,虽然在成立之后也得到了军里、T师的一些资源倾斜,但毕竟建成时日尚短。

两位首长有理由相信,特战大队在僵持住局势之后,后续慢慢扳回来,还是有希望的。